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皇帝设局

 
 
 

日志

 
 

警世通言;新篇[下]  

2010-03-31 23:49:0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浪荡鬼刘能和几个嘎杂子,赶着大车来到县衙,因只八里之遥故此时不过三更。(按现在时间不足夜里11点)刘能来到衙门前击鼓鸣冤,出来个值班衙役嚷道;谁呀,大晚上的不让人消停,吃饱了撑的。刘能起紧过去陪着笑脸说;有急事,您辛苦,麻烦您回一声,说着掏出点碎银子塞进衙役的怀里,衙役这才软了下来说;你不懂规矩呀?咱这二八放告是老规矩了。刘能赶紧接话说;知道,知道,今不是十七吗,一会儿子时一过不就十八了吗。你到真能算记可夜里不办公事呀!你回去吧!刘能想;拉回去在出点岔子,我这半宿的功夫就白费了。所以一个劲的作揖说好话;别介,别介您给我回一声吧,什么案那?刘能神秘地说;母子乱伦。嘿,新鲜,我在这呆这么多年还没遇过这案那,等着,我给你回一声去。

警世通言;新篇[下] - 古戈 - 皇帝设局

 

   等了好一会儿衙役才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太爷说了;本不该让你把人留这,念你怪辛苦的把人放堂上吧,人伤没伤呀?刘能赶紧说;没有,没有。衙役说;没有就好,画个押吧,人是你存这儿的出了事概不负责。说着拿着纸叫刘能画了押。临走衙役告诉刘能;明天来的时候写个状子,否则不授理。

        等把箱子放入堂后出来刘能一边擦汗一边想;真他妈麻烦,同时又偑服媳妇,多亏今儿把事办了要不然又得等几天。

        由于几千年儒学教育中国历代都不提倡诉讼。州县衙门到明代放告是三六九。到清代更少了改为二八放告;即每月初二,初八,十二,十八,二十二,二十八除杀人抢劫等大案,一般时间不授理。而且上告必须有状子,字要功整,原告及被告的性别,年令,地址清楚,内容概括而全面,又不能超过200字。由其对妇女更为严格;为了‘养其廉耻亦维持风教之端也’‘妇女颜面,最为顾惜,万不得已,不能到官’。所以才有杨三姐的妈妈的一句话;‘大姑娘家家的,打关司告状,我根你丢不起这个人儿’。

   苐二天朦朦亮,为了写状子一宿没怎么睡的刘能,就找上老族长求他上堂作证,老族长本不想去,一则是他看不起刘能平常的德行,二来他非常偑服甄氏的为人,并为此事为她可惜,同时他也弄不明白,平时品行瑞正人缘极好的甄氏,怎么弄出如此糊涂的事来?

        他也不尽怀疑刘能这两口子;本来这家丑不可外扬的事,他们怎如此上心,而且是不余其力,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决定去一趟,他身为一族之长不去也不合适,而且他也想弄清楚事情的原由。但他对刘能说;这不是多体面的事,别扎扎哄哄的,嚷嚷的一街两巷谁都不好看,包括你们俩口子。

        几个嘎小子套好了车,刚到村口见笑面虎站在路口她也要去,老族长说你一个女人家到衙门合适么?笑面虎说;这必竟是我们家事您就让我去吧,其实她是不放心怕刘能把事说漏了,去就去吧。她见老族长放了话麻利地上了车。

  到了县衙见昨日的衙役正在门口,刘能上前忙递上状子,衙役说了声;候着。就进去回禀不大一会带他们进了县衙。刘庄众人聚到堂下,衙役对刘能说;听着,这不是你们家,隨隨便便的,叫谁谁上去说话。

        刘能等往上一看,见堂上‘公正廉明’大匾下的公案后正中端坐一人。此人正是本县官,姓李名直字正方。见此人五十岁左右,国字脸徽黑,两眼有神,端正的鼻子下的法令纹在俩撇黑胡衬托下,显得不怒而威。旁边坐着个书判,正前方四个衙役左右执棍而立。少顷,县大人吩咐班头王兴传刘能上堂,这王兴正是昨晚值班的衙役,王兴喊了声;刘能上堂。

警世通言;新篇[下] - 古戈 - 皇帝设局

 

  刘能上得堂来见案前左前方,正放着那昨日被绳子綑着的躺箱。听众衙役齐声喊道;“跪下”,吓的刘能一哆嗦,连忙跪倒,县官道;抬起头来,大人心想;见此人短眉牛眼酒糟鼻子,海下粗重的胡子不见几根,定不是善良之軰。问道;你叫刘能吗?是,这状子是你写的吗?是,如看你的状子,此案应不与授理,这上面字迹缭草,白字甚多老爷我看了半天才弄明白。甄氏母子乱伦是你抓的吗?是,有证人吗?有,李大人叫班头传证人,

   刘庄一干人等来到堂上跪倒在地,县官李大人一见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说道;老人年纪大不必跪了,老者何人,老族长道;小老儿姓刘是刘庄刘姓的族长。你也是此事的证人吗?回大人,我不是,但我是家族的族长,我想我应该过问才是。好,站立一旁。

刘能心想;这老滑头,到了这了他的证人倒不当了,。。。。县官叫他;刘能,我且问你,甄氏在那屋睡觉?东屋,那么西屋那?回老爷。是姪媳灵儿,你在那屋抓的乱伦母子?回老爷,西屋,嗯?听县太爷嗯了一声刘能慌了不知怎荅对。

        笑面虎一见不好忙接了过来;太爷您听我说,李大人一听女人抢话喝道;什么人敢来说话?抬起头来。见殷氏长的倒十分标致,只是从这弯眉笑眼中露出一股奸邪。大人哼了一声说道;你道说说看。

        殷氏道;前些天风闻姪儿柱子,婚后不与媳妇同房,常与母亲甄氏鬼混,我找上门去规劝,可嫂子甄氏死不承任,只说是柱子害臊不肯过去,是我给他们出了个主意,相互换房眠,不知这柱子是死皮赖脸,还是甄氏故意勾引,柱子仍追到西屋被我得知,为了刘家名声故此和丈夫商量实施抓奸,请大人明段。

        李大人听了殷氏此番言语说道;这么说来你是好心了,好,椐结画押。王兴上前接了证词叫刘殷二人按了手纹。县官叫道;来人,开箱验证。

   几个差人上前解了绳索打开箱盖。此时殷氏还沉醉于自已的能言巧辩之中,得意的看了丈夫一眼,那知见刘能没看自已咀巴张的老大,两只牛眼瞪得快从眼框掉出来,直直的盯着箱子,殷氏不由的回过头来看箱子,一看不要紧她大吃一驚。

        整个几个刘庄人都出呼意料。只见箱盖打开后坐起两个人来,一个是柱子,另一个,人们千想万想都想不到的竟是柱子的媳妇灵儿。刘能,殷氏和几个嘎杂子都大张着咀,忘了合上。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搞的莫名其妙,个个呆若木鸡傻了一样。

        只有老族长他虽然也感到奇怪,但他一见到是灵儿马上释然!一直为甄氏担着的心像栓着块石头,此时欣然落地,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以他多年的阅历判断,甄氏已脱险,而刘能夫妇要倒楣。

        他坦然的神态被此时正观察他们李大人尽收眼底。

  此时此刻不用说刘庄等几人莫名其妙,恐怕看客读到此处也是一头雾水。嘿嘿,这里面确实另有玄机。听我慢慢地道来。

       自昨晚刘能击鼓警动了李大人,后听说是母子乱伦案,把本不想接的案子接了下来。为的是为官多年,不曾处理过此事深造一回。他叫王兴拿纸叫刘能画押为的是不出支岔。刚要休息见夫人进来问他击鼓何事,夫人问明之后说了声;我去看看。带着丫环就走了出去。

        李大人習已为常也不在意躺了下来。夫人姓单,书香门苐知书达理,贤德而不失智慧,常在后面帮大人处理疑难案子。李大人本来为官较为清正再加上这位贤助理,所以每到一任都受到当地百姓的称颂。本来刚才她正在书房看书,听到鼓声这才过来问丈夫。她也因奇怪所使,故此叫丫环掌灯奔大堂而来。

  刚入大堂就听见箱内传出男女绝望的哭声。她示意丫环不要出声,慢慢的坐在了大堂的椅子上细听根由。只听得一个女人边哭边说;儿呀你可坑苦了我啰。。。。我三番五次的叫你。。。。和灵儿去睡。。。。你不听话呦。。。。我和媳妇换了房睡。。。。你怎么又追过来呢?这时又听一个男人说;我真不知道是您那。。。。我那知道您和灵儿换过来呢。。。。呜呜,是我叔和嬸叫我真奔西屋呀。。。。他们说灵儿在西屋等着我那。。。。呜呜,什么?是他们叫你上西屋去的?唉哟。。。。咱们可上了大当了,。。。。这可怎么好呦,。。。。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听到此处单夫人当机立断,告诉丫环;去把王兴给我叫来,你也去拿两套男女的衣服来。王兴来到堂上,丫环也把衣服拿来。叫王兴把箱子打开,先叫丫环帮甄氏把衣服换上,叫丫环把甄氏带到书房等候,这才叫王兴帮柱子把衣服穿好,一同到书房而来。

        夫人叫王兴出去听叫,自已坐在椅子上细细的端祥甄氏,她叫跪在地上甄氏抬起头来,见甄氏虽然披头散发两眼红肿,仍摭不住那贤慧而美丽的风韵。她对甄氏说;刚才我在大堂听了个大概,似乎你们娘俩有冤情,你对我实话实说也许我能救你。

        甄氏摇了摇头说说;谢谢太太不必了,谁也救不了我,出了这丢人的事我只求一死,进了这院我只能躺着出去,我见太太您心善,只求您两件事。一是我死后您叫人把我的脸用布死死的躔上,我死后也无脸去见那心疼我的丈夫。二是求您把责任全推到我头上,救我儿一命他还年青,家里还有一个没同过房的媳妇等着他呢,说罢连连磕头痛哭不以。

        柱子也抱住妈妈一边哭一边说;要死。。。。咱一块死。。。。您死了我怎么活呀。。。。呜呜。。。。我也是要脸的人那。。。。转过脸来给太太磕头说;您判我们娘俩死吧,我也求您一件事;我们死后求您给立个字椐,把房和地都给灵儿,这样我还能好受一点。您要是不这么办,这东西也得落到我叔儿的手里。说罢瞪红了眼睛,我死了变成鬼也得掐死这俩狗男女。

   单夫人看到此景心想;凭这娘俩如此仁义断不会做出那苟且之事。于事说道;我之所以把你们娘俩叫来就是为救你们,只要你们跟我讲实话我定会还你们个清白。一指甄氏你说吧!

        说着叫丫环挮过两把椅子,叫他们坐着说话。甄氏坐定以后还未开口泪流满面呜咽说道;奴家甄氏,今年四十岁自十八岁进他们刘家。。。。。。甄氏一直讲到五月初柱子婚后,不愿到西屋和灵儿同房,殷氏知道后昨日来家出的换房之计,到昨晚出事被抓的経过一五一十道了个明白。

        柱子听罢,气往上湧,看来男女确实有别,此时的柱子眼泪已被怒气压下,不等夫人问他就把昨日晚饭后,刘能把他叫走的事说了一遍,说完他郑重地对夫人说;我敢对天发誓;如不实言不得好死,确实刘能和殷氏告诉我直奔西屋,灵儿在西屋等着我。

  单夫人听完二人诉说完后,心里打了几个转。人是得必救,但如何还他们一个清白确不容易。判他们无罪容易,判刘能夫妇有罪不难,但这清白二字确很难成全!因为他们必竟是双双赤条条的弄到这里来的!不好解释,弄不好会越描越黑。

        突然她眼睛一亮;何不用托梁换柱,金蝉脱壳,移花接木之计成全他们。夫人主意己定叫丫环把王兴叫来,告诉王兴速去套轿车到衙前等候。并告诉王兴一切听丫环指挥,王兴领命前去准备。然后对甄氏说;你坐车速回把灵儿给我换来,到了此时甄氏方知夫人的用心良苦,死心已去,活心复燃,对夫人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对地磕头震地砰砰直响,眼含热泪对夫人说;今生今世我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夫人忙扶起说道;没功夫了快走吧!说罢叫她脱了太太的衣服披上甄氏自已的被子,又叮嘱了丫环几句,丫环叫着甄氏急急走去。

  王兴赶车,甄氏指路很快到了刘庄村口,丫环叫王兴停下叫王兴看车别动。叫甄氏领路一直来到灵儿房中,原来灵儿一直未睡,她被昨晚的事吓的不知如何是好,见甄氏回来这才转忧为喜,丫环说;费话少叙,我是县太太派来接你圆房的,你的丈夫在县衙等你前去,只是委屈你一下,把衣服脱了披着你自已的被子快跟我上车。灵儿很听话,跟着丫环来到车上,王兴摇鞕向县城而去。

  进了县衙带灵儿直接来到书房,见过夫人单氏。单氏叫灵儿穿上自已的衣报,看夫人和颜悦色灵儿倒不怎害怕,夫人把甄氏母子如何受人陷害,简明扼要说了一遍,聪明的灵儿立刻明白了一切。说道;怪不得她催我们换房呢。夫人说;你是个好孩子,也受了点委屈,柱子和婆婆也是好人,他们是受了坏人的当,其实柱子可心疼你了,愿不愿意根他过日子哬?灵儿扬头说道;愿意。好!今天我就成全了你们,你看这书房床铺都有你们就在这圆了房吧。灵儿脸一红点了点头,夫人从床角拿一块早已预备好,手绢大小的白布,问柱子;知道这干什么用的吗?柱子傻呼呼地说;不知道。又问灵儿;你知道吗?灵儿的脸又红了,点了点头小声荅道;知道,临出门子我妈说过,是用来擦。。。。。。夫人听罢一乐;你们俩速战速决待会儿还有事那,说着拍了柱子肩膀一下;傻小子,好好干。说完叫着丫环走出门去。

          单夫人在后堂院里慢慢地溜达,抬头望着星空,也许是因为干了一件大好事,心潮澎湃激动不已,想人间有多少不平之事心中感慨。回头望见西坠的殘月被云遮住不尽吟道;

                                           为人一生多劫难,姣月亦有云遮时。

        忽听远处有鸡叫之声天之将明。叫丫环;走,瞅瞅去时候不早了,回转身来往书房而去,见房灯已点亮知道房事已毕,敲开门见小夫妻衣服都已穿好。夫人进来叫灵儿把喜布出示验证,见上面有斑斑血迹,点了点头这才坐定。

        这时,只见灵儿拉着柱子双双冲单氏夫人跪下,同声说道;干娘在上儿子儿媳给干娘叩头。夫人一惊转眼一喜笑道;好机灵的孩子,看来积德有好运,我这多半軰子并无子祠,老天给我降下一对好儿女,好,好,好我认下了。

        然后笑着小声说;现在不许对外言讲,只是回家告诉你妈就行了,说罢又叮嘱道;明年生下小孙孙要告诉我,我还要喝满月酒呢,好了快天亮了,再晚了就露馅了,脱掉衣服再到箱了里委屈会儿吧!

        于是王兴和丫环把他们一个个栓好,把“喜布子”塞在被子里,把箱子盖上,夫人怕他们憋气,叫王兴把绳头压在箱盖底下,然后綑好箱子一切完好如初,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直奔丈夫李直这屋禀报一切。

  进了卧房见丈夫梳洗已毕,把晚间所办一切源源本本诉说一遍,并说到;先斩后奏请官人原谅,李直听罢哈哈大笑,竖起大指夸道;好一个女中诸葛办的好,想的妙!要是我办恐怕也没有这么周全,夫人辛苦了好好休息吧,下面的事我来办理。说罢又叮嘱夫人完了事王兴和丫环要给赏錢。

        刘能夫妇做梦也想不到,事情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再说李直李大人见刘能等人吃惊不小,不慌不忙地对刘能说;刘能,这个小女子是你的嫂子吗?刘能慌乱荅道;不是,不是,大人把眼一瞪;是谁?是我姪媳灵儿。大人把惊堂木一拍厉声喝道;好你个刘能藐视大清王法,耍戏本官,无事生非,污陷好人,你该当何罪?众衙役齐声唤;“说!”刘能此时即是有七十二张咀也无法说清,吱吱呜呜,;我,我该死,大人又问殷氏,一指灵儿;你说这是谁?殷氏无奈的说;是姪媳妇灵儿,大人奌手叫这几个嘎小子,问;你们看看这倒底是谁?几个人同声说;是柱子的媳妇灵儿。好,即然你们都说是柱子的媳妇。那我就放人了。说了声;来人,王兴上前,大人吩咐;你到后面找两套男女的衣服,把太太的丫环叫来听侯,你先给男的换上。

  王兴拿来衣服先解开柱子身上的绳子,叫柱子穿上衣服站在一旁听侯。然后叫过一个衙役,二人把摑柱子的被子展开挡住箱子,然后背对箱子而立,丫环过来解绳子帮灵儿穿上衣服,灵儿过去和柱子站在一起听侯。

        这时和王兴一同抻被子的衙役发现地上一物,捡起一看是块白布上有血迹,此衙役年青未婚不懂此物何用,忙对大人说;二人有伤!一话出口吓了刘能殷氏一跳。大人听后不免心中一笑,忍住笑容问刘能道;你可动刑,刘能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又问;血迹何来?殷氏抢荅道;此布是新婚夫妇用来擦。。。。之用。

        大人怒道;什么都懂还干这混帐之事,来人,把刘能拉下去重打四十。捡布的衙役因大清早捡了这哕气的玩意儿,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心说呆会儿见,一听喊打马上同一衙役像拉死狗一样,把刘能拉到堂下扒下裤子,拿起了板子后退半步着实地打了下去,这一下刘能就杀猪般的叫了起来。

警世通言;新篇[下] - 古戈 - 皇帝设局

        原来这打板行刑也有学问,如受刑者贿赂行刑人,或行刑人同情受刑人,他会板往前伸一尺,板落下虽打在屁股上但板头已着地,撤去不少力量受刑人尚能忍受,他若后退半步落下的板子确实实的打在屁股上。一般人都挺不过这四十下的。刚十几下刘能就昏了过去,沷上冷水醒来继续打,苐二次醒来刘能就说;我招了,那知这衙役装听不见,直至打完四十板这刘能已昏过去三次,这才把他拽到堂上。刘能这多半軰子是横草不拈,顺草不拿的主儿那受过这如此苦刑,不等多问就承认了因调戏不成,心生怀恨,见甄氏母子生活美满,夫妻二人产生妒忌,制造母子乱伦之圈套,实施报负,诬陷好人之罪。

        刘能算领教了,人心似铁非似铁,官法如炉真如炉。的老言古语。

  李大人又问殷氏;你知罪吗?知罪。又问?何罪之有?笑面虎说不上来,她不敢说因所有奸计都出自她口,又不能不说只得含乎应道;犯妇知罪,奴家该死。此时的李大人因案子已清,就想教驯她一顿,一拍惊堂木厉声道;大胆的殷氏仗你花言巧语,巧舌如簧,心如蛇蝎,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不教训你天理不容,来人,掌咀四十。只见上来另两衙役把殷氏扯至堂下,一人扯住殷氏的头发,一人拿出掌咀的刑具。

        此刑具如手掌牛皮所制,专抽打犯人的脸颊。但见这四十下抽打下来,殷氏的脸已无模样,脸和嘴高高肿起已无知觉,觉得口中有物勉强张嘴低头吐出,鲜血和牙齿混在一起落在地上,好像一堆嚼烂了的石榴。还算衙役手下留情给她留下上下两个门牙。

        拉上堂后,大人知她说话费力问道;刘能所供是实?此时殷氏万念俱灰点头称是,又问所有主意是你所出?她又点头承认。大人叫她画押她一一顺从。

        大人一指那几个嘎杂子厉声喝道;你等在村里游手好闲,好事不做,为非作歹,助纣为虐,不教训你们也不知王法的利害,来人,拉下去每人重责二十。这几个嘎毛心里狠透了刘能,心说不是你叫我们打牌,捉奸,那有今天的二十板子,唉哟,倒了楣喽。

  此时大人心想;好人已经清白此事不宜闹大于事说道;刘能殷氏暂且收监,几个证人退下听侯处理。事毕大人将老族长请至书房,大人说;来到此处不必拘礼老人家请坐。老族长客气了一下也就坐了。

        大人说;您看此事怎处理为好?老族长说;大人即然这等看重小老儿,我若不言岂不辜负大人抬爱,说出来对不对请大人定夺。但说无防。老人说;我看这事不宜扩大,如重判刘能殷氏,上司还会下来核验,他二人是罪有应得,可每每还传甄氏母子对证,这如新疤又揭这母子未必好受,而且事情越大,议论越多终归不是好事。刘殷二人已遭重责,想二人再不敢生事,我想此事还是大事化小为好,您看呢?大人说;此言甚好,我看这好人您来当吧。说罢二人又议论了一会然后出了书房,奔大堂而来。

  大人二次升堂,提来了刘,殷夫妇去了刑具二人跪下,对二人说;本来要法办于你二人,念其老族长说情把国法办变为家法处治,又问老族长;如有乱伦之事家法如何处理?老族长荅;男人石头砸死,女人沉溏。又问;对诬陷人怎样处理?老族长说;同罪。但我看被诬陷人没有大碍,刘能殷氏已被惩罚,想必已记住教训不能再犯。

        说罢,回过头来问刘能殷氏你们可知过必改?二人连连点头,磕头如捣蒜共同说道;再不敢了。老族长向李大人拱了拱手说道;请大人给小老儿个面子放了他们吧。李大人借坡下驴说;好,看在你老的面子上,暂且放过你们如若再犯二罪归一,听见了吗?刘能等人齐说;听见了。走吧。大人宣佈;退堂;众衙役退至后堂。这几个人听了如同大赦爬起就走,刘能刚站起又倒了下去,老族长叫两个嘎小子扶着刘能走了出去。

  此时柱子和灵儿从始至终看完了大人断案,不由得出了一口大气,双双跪倒再次给大人叩头,李大人说;起来吧,回家好好过日子孝顺你母亲,她这一軰子是真不容易。一指地上白布,说道;捡起来向你妈报喜去吧。

        这时单夫人从后面来到大堂,二人一见又双双跪下口称;再谢妈妈!大人一楞问;怎么回事?夫人笑道;怕你審案恂私没敢告你,这是我刚认下的干儿干女儿,也可叫干儿媳干姑爷,遀你吧大人一听哈哈大笑,认的好,我也认了。二人遀即又给干爹叩头施礼。这一场悲剧终以喜剧收了场。

警世通言;新篇[下] - 古戈 - 皇帝设局

                               正是;善恶到头终有报,为人做事细斟酌。

         笔者感言;当今社会自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生活有了极大的提高。可奇怪的是民众的骂声不绝于耳,正如老邓所讲;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可为什么呢?原因很多但主要的是;一些官僚民脂民膏,至法律而不顾大把捞錢,捞房,捞女人,不但为儿子铺平道路,连孙子的事都想好了。更有一些公检法人如文强之流,贪赃枉法,不顾民众之死活冤案横生。受党教育多年难道都不如一个清代官员?但我相信这等人终归没有好下场。党中央必要抻出铁拳治理此事,否则执政难当。但我也奉劝那些官员夫人;常言道;家有贤妻男人在外不做横事。学学单夫人,规劝丈夫不要干那伤天害理之事,否则一旦东窗事发你也好不到那里去。此文发出如有一人良心发现,改弦更张,也不枉我点灯熬油,费劲扒拉,撰此文也。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