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皇帝设局

 
 
 

日志

 
 

我的‘神职’(一)  

2010-05-16 00:43:26|  分类: 关羽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零零九年七月,自零三年退休一直闲赋在家的我,接受了乡里给我的一个差事。到关王庙管理庙堂。具体责任是;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开门迎送燒香的香客或参观的客人。开庙日八点以前我提前到达,先把关公神像前的两只焟烛点燃,再把点燃的香插到香炉里,摆好头天准备下的供品,再把院内大香炉的三只高香点上,八点整就能开门了。

我的‘神职’(一) - 古戈 - 皇帝设局

 

          这个差事;古时叫庙祝。除了早起会儿稍有别扭外,我还是挺满意这份差事的。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我从小就敬仰这万世师表的武圣人关羽,偑服他忠,信,杰,义的品德,侍奉他我心甘情愿。早在明代的万历皇帝就封关羽为;三界伏魔大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因为我的工作是侍奉神的,故而我自称‘神职’。

          说起来我家和关公有不解的情缘。我佰父自年青时就侍奉关公,老楼梓庄村里每逢农历,五月十三[单刀会],六月廿四[关羽生日]和春节庙会的日子,都由我佰父给关公掸尘穿袍。苐二天摘下叠好还由我佰父保管,放入我家柜子里。1953年以后破除迷信袍虽然不穿了仍放在我家。一直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因破四旧各家一切封资修的东西都要消毁。佰父把袍拿出来对我说;这东西别留着啦,留着它着祸,我说应该说着就要燒,可那时布票紧张我妈捨不得糟蹋东西,把绿色的袍染成黑色当被面,给我做了一床被子。

          可被子没盖几天就赶上红卫兵大串联,我把此被捐了出去,接待了几拨红卫兵后,等把被子拿回家一看,好吗,虱子都爬满了。一来虱子太多没法治,二来整宿的关公袍子压在身上不是嗞味,一狠心一把火燒了。此事在我当庙祝之前从没对外人说过。

          2000年我村‘旧村改造’集体上楼。我想关王庙一定留不住[此时就剩了一间殘殿],我怕殿内几百年的壁画从此就见不着了,我拿着条扫带着像机,扫去墻上的尘土把壁画留了下来。没想到我白费劲了,2006年乡里叫开发公司,把此关王殿迁移到京沈公路入口处北边的‘绿荫景园’里。并化巨资把壁画无损的保留下来,这一举措受到了老百姓的称赞,我们这十几个经常在此乘凉聊天老头们更加高兴。但听说此庙叫关帝庙,这些老头可急眼了他们说;由我们老老軰子传下来就是关王庙,干嘛给我们改了名呢!我说;不止这些,一个王字一个帝字看起来是俩个字的不同,实际上是差了几百年的历史。他们一听更不干了,于是由我执笔根据他们的意见,给乡政府上书;以表为什么要追回关王庙名称的意见。

          为了郑重,孝庆会老人用小楷在宣纸上重抄了一遍,十几个老人都签了名递了上去。还别说,乡里还很重视派有关人员找我们,提议能否搞一些有关老楼梓庄和关王庙的材料。老人们觉得生他养他千百年的老村,从此就消声灭迹了,是应该给子孙后代留下点什么。于是我来执笔,根据他们所提供的材料及綫索,又回忆了我童年的所知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搞了一份较为详实的材料。[此文在日志‘老村旧事’中]

          如今我又侍奉关王,不知关羽在天之灵惩罚我,还是历史大循环‘姪从伯业’,或是我与关羽解不开的缘结。不过我很珍惜这份结缘。

          由于有了此关王庙,乡政府在庙东庙前,世纪东方城的南边,成功地挙办了两届庙会,办的非常热闹,丰富了人们的业余生活,不但是老村民就连居住在东方城的居民们也交口称赞。如今关王已另塑金身,陪伴他的是关平和周仓,他是新庙新装新环境,坦然地接受人们的香火。

          关羽文化是中国诸多文化中的较重要的文化,而且贴近民众老幼妇孺皆知。他当然离不开历代统治者的加封,宣传。和各地各村兴迠关帝庙,故武圣关羽比文圣孔丘的庙宇要多的多。他多在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关帝庙,广在世界各地凡有华人居住就有关羽像。

          现如今人们生活水平虽大大提高,但普遍道德水平下降,其原因就是人无信仰。长此下去有损国安,人类的头上要永远高悬一把利剑,逆天而行就会大难临头,使人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样才能国泰民安。不管信仰什么,只要这种信仰能使人向上,广施仁爱于国于民有益,有就比没有强。

          其实人们不防信仰关羽,关羽有许多可学可信的品德和事迹。他忠于自已的国家,忠于自已的弟兄,忠到能托妻献子,忠到为国献身至死不屈。对业务;他武艺高强高至武圣,他坚强;强到刮骨疗毒谈笑风生,他忌恶如仇降魔除怪。有人说这是迷信,我说任何信仰都离不开迷信,你不迷信你不会听他的。

          我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接触了许多虔诚的香客,关羽的崇拜者,他们的言行感动了我,他们的心灵是神圣的。[以后单叙]使我感到我干的差事也是神圣的,这就是我称之为‘神职’的真正含意。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