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皇帝设局

 
 
 

日志

 
 

说抹房  

2013-01-03 20:31:32|  分类: 老村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大部分国人由其是中国的农民,在八十年代以前 ,没住过土房的太少了,说没见过土房的人没有!土房——这个由老祖宗手里传承下来(估计)能有几千年的建筑型式,终于在八十年代逐渐衰落。到如今;一些大城市及周边几乎见不到土房的影子了。

      中国的土房形式不一;南方多草顶或瓦顶起脊,冀中的一些地区多灰顶无脊。它共同的特点是墻是土构成,大多是土坯砌墙(又分夯坯和水坯)或用模板装土(叫板打墻)锤击而成。此房最大特点是;怕水,而不怕旱!相对的说;冬暖、夏凉。

      而最能代表“土房”二字的是北京地区的土房。它不但墻是由土坯堆砌,墻的里外也用泥抹(叫挂里袍、外袍)。里边有土炕,地面是土地。房顶是由“大花秸”的加干泥、上面扑上一层土、踩实搂平,再上一次二遍泥,泥稍干再上三遍泥。这房顶才算新房完活,不过,每年至少得抹一次房!所以,一般老房房顶积土一尺来厚不算新鲜。

      说起土房漏雨,过去说人生三大烦事;破锅、漏房、病女人。一到连阴天,连着下了几天雨房顶已喝饱,屋地、炕头摆满了接雨水的盆碗儿。滴滴嗒嗒响个不停,外头大下,屋里小下,外头不下,屋里还下。

    一到这时;蛤蟆吵坑就显的十分讨厌,雨只要刚稍停一会儿,它们就成帮搭伙起着哄地哏呱叫个不停;哏呱、哏呱、哏哏呱......像是说;今儿下、明儿下、后儿还下......每到这时大人们就骂;还他妈下那,房子都塌啦!可它们要是不叫了,这雨又下起来了。说抹房 - 古戈 - 皇帝设局

    躲在房子里的人们,静静地听着外头的响动,扑咚一声,这是谁家的院墙倒了,忽啦一声,这是谁的后房沿(墻)打挂(倒)了,人们最不愿意听到的是窟哧一声,这是塌房墻歪、房顶下落而压缩空气发出的声音,如果出了这个响动,人们的心里不由的一沉!保不齐要出人命地。说抹房 - 古戈 - 皇帝设局

    1958年是个大雨年,我家的房子好容易挨过了雨季,初秋的一天夜里九点,我由“大柳树砲兵团”看电影回来,还没进门儿就发现我家的三间房少了一截。进院一看我和伯父住的那间东屋塌了。是东房山倒了,当时,挨着东房山睡的伯父已睡下。忽听房上落土响,他老人家干过瓦匠、懂点长识,边忙爬出被窩没顾的穿鞋往外屋跑,手刚模到外屋门框、东房山就倒了,整个把他的被裖全压在里面......白捡一条命。伯父1972年逝世、多活了14年。

    等把塌房收拾完了,也找出了塌房的原因;因土坯墻多雨泛潮、土坯酥软而至。这等现象,作为农民真的很无奈。他们为此挣扎了几千年!侯保林说相声唱“百忍图”说的好;“庄稼人能忍,起早贪黑,土房要是勤抹防备雨催......”这理儿谁都知道,风调雨顺好说,你赶上连阴雨神仙也难治。由于盖不起房,大部分都是老房。几天雨下来,一尺多厚的房顶湿透了,那得多大分量哬!

直到1961年人民公社三级所有制,政社合一、农民这事儿才有人管,但生产队也是条件有限,一到雨季只得把大棚、温室的塑料薄膜发放到各家儿,一下大雨,队干部分别到有危险房屋家里动员,劝他们到小学校去住。

    我在“说盖房”一文中说道;“建国后,农民为土房防漏,折腾了十几年。”,   

    传统的土房防漏就是用黄土掺麦余儿(殘麦芒)和泥抹房,为什么不用地里的土?因地里的土含草籽,房上长草爱漏。我村留下来的习惯是到村北;两个北大山子取土,此土中性。因粘性土易裂,沙性土易被雨冲走。

    抹房最少三人,四人正好,这活儿春天干合适。58年我12岁,父亲捡个星期日抹房,我的角色是在房下供泥、或在房上拉泥。清晨早起帮助父亲和伯父把泥和好,母亲在下面供泥,她用铁锨把泥除(铲,北京称除,字典无此字)进泥兜子里(一块一尺多见方的白布,两根绳栓四角),我站在房沿上用一根绳子拉泥,(这活很危险,弄不好能出溜下去,胆子小的干不了,)

    开始我也害怕不过没办法 ,你不敢往前站就容易把瓦拉掉、摔碎,我因害怕拉掉两回,挨了回数落并告诉我;泥兜子快上来时得往外悠一下,后来适应了!

    父亲和伯父一个在前坡一个在后坡,用抹子摊开抹平、厚度要求一扁指(1.5至2公分)正好儿。快中午了母亲去做饭我下来供泥,这活儿比拉泥轻松不过你得按规矩干,除泥时用铁锨扎两印儿、擦底儿除就轻松,泥兜子不差嘛的在水盆里涮一下,就省的粘泥。

    吃过午饭稍歇一会儿还是母亲供泥我拉泥,到下午快做晚饭时、三间正房、两间过道厢房才抹完,剩点泥找补墻头泥皮,按着干浄瓦匠的规矩、把现场规致利落才算完活儿,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活!说抹房 - 古戈 - 皇帝设局

    家家儿抹房都如此、大同小异,千百年传下来的。想不想改变?当然想!为什么那么些年没人想?生产方式落后没那个条件。我村的抹房改革(或叫折腾)是在58年以后。那时,东南郊灌渠已修成,切断了两个北大山子的土路。加之我乡(公社)就在化公区,被各大工厂和化工厂包围着,

    春天该抹房了,有高人说;咱挨着化二(化工二厂)他那的下脚料“电石灰”听说是二级白灰,咱不会拉来抹房吗!就是穷闹的,只要不要鈛推广的快着那!生产队开的介绍信,下了工、各家搭伙人拉大车,家家儿都卸了一车。

    都抹完了,家家儿房顶上白亮亮的煞是好看,等一下头场雨;唉哟,土地爷掏耳朵——崴了泥了,只见天下雨,不见水下流,敢情它爱喝湯!它喝饱了才流水儿!这当上的,赶紧铲下来找土从抹。

    第二年,有事后诸葛亮说;你们也真是的,别赖电石灰呀,那建筑行业确实拿它当二级白灰,你们不了解它性气,那白灰还得用水淋出浆来才能用呀。又有人说;有用水泡好了的电石灰膏;观音堂东边(现在的古塔公园西边)有一大坑全是电石灰膏(化二的泄水池),有的是,没人管!于是乎,忽啦一下子,又奔那去了。

    去了才知道;虽说有拉灰马道,可坑太深了。只好下去装半车、拉上来、卸下来、再下去装半车,上来再把这半车装上,拉回来一用,嘿,还挺滋润,拿它挂里袍,抹完了清亮清亮的,大伙管它叫“穷人美!”说抹房 - 古戈 - 皇帝设局

    可拿它来抹房顶就七说不一了,我们家也用它抹的房——不理想!比电石灰面是强多了但还是有些漏雨、原因是裂。但也有人家儿就说挺好的,现在我回想那东西确实不错,如果当初真拿它当白灰使,就应该掺麻刀、保证能行!可那麻刀得用錢来买,一提花錢众人就不往那想了!用它还掺和麦余子,你说那麦余子能有什么拉扯劲呀,不裂才怪呢!说抹房 - 古戈 - 皇帝设局

    从此后乡亲们的房顶上就五花八门,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了。白的是电石灰,黄的是土,红的是铁末子,乳白的酸渣子,黑的是油毡,有的把扑马路的滤青块都请到房上去了!

    我家也抹过铁沫子,不知是谁出的这主意?从工厂把加工后铁屑拉到家来,用撞筛、筛出铁刨花,用细沫子掺土抹房,边抹边浇盐水好叫它长锈,等干了上去一看,哈,真棒!铁板是的,跺脚都不裂,心说这回弄着了。可过了些日子经烈日一晒,好嘛、这口子裂的,有人给出主意,往房上扔土一下雨就迷上了。不管事不说,可这房上就好看了红一片黄一片的。凑合一夏天,秋后往下铲吧、可费了姥姥劲了,得用冻镐刨!你说这事闹的!说抹房 - 古戈 - 皇帝设局

    酸渣子我们也用过,就是做工业酸的下脚料,酸味极冲也不懂有没有污染,抹得房效果和铁沫子一样还是裂!可刨起来就不一样了,一镐下去一个白点,震的虎口生疼......不想说了这样的懊糟事多着那!

    就是这么折腾,一直到70代中期,生产队的分值逐渐提高,家家儿也渐渐的换上了洋瓦(水泥瓦)。我说过;这时的房应称洋瓦土房。等于老穿土布衣服的农民戴了顶新帽子。说盖房 - 古戈 - 皇帝设局乡亲们从此才免受了每年的漏房的惊恐和抹房之苦。说抹房 - 古戈 - 皇帝设局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