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皇帝设局

 
 
 

日志

 
 

说耪地  

2013-01-18 08:47:37|  分类: 老村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听老辈人说;早先农民不用锄耪,神农氏采集三谷,留下了种子。春天把种子种到地里,庄稼就能自个长。杂草如果从地里长出来,神农氏就顺着地垅一边走,一边念叨:“草死苗活地发揎。”这么一念叨,草就能死去,庄稼渐渐旺盛,土地渐渐松软。老百姓年年丰收。

   神农氏传给儿子,儿子又传给孙子,就这样一代一代地往下传。也不知传到哪一代子孙,他在地里一边走一边念叨着"草死苗活地发揎"。他走累了,心想:我坐在地头上念叨,不是省着顺地垅走腿疼吗!因此他就坐在地头上念叨,地里的杂草照样死去,禾苗照样旺盛,土地照样松软。后来,他连地头都不来了,干脆坐在炕头上念叨,结果,老天爷怪罪下来,在念就不管事儿了。没有办法,田园实在荒芜了,他只好做了一个铲型的工具顺着垄铲草,所以古时候叫“铲地”。

   不知什么时候,把铲子弄弯了,只能往后搂耪,发现很得劲!后来就有了现在的锄。从那时起一直延续到现在,耪地一直是庄稼人的主要耕种方式之一。

   在北京农村,耪地这活现已绝迹快50年了,它的替代耪地工具;是“三齿耘锄”,“大锄”只能在博物

馆见了。(下图为三齿耘锄)

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过去在农村,主要活动就是耕种锄耪。侯保林说相声唱太平歌词“百忍图”中唱的好;

    “庄稼人能忍、起早贪黑,土房要是勤抹、防备雨催。

    地薄就怕多上粪,要勤除,耪几回,不怕荒草把苗围呀,

    你要是懒了可去埋怨谁!”

    说耪地,就两个作用;一是除草,一个就是保墒(墒;指的是农作物耕层土壤中含水量)。

    通过耪地来杜绝和限止土壤里水的蒸发量。使庄稼在少雨的情况下获得丰收。

    建国前,中国是大农业国,由其是北方都是旱地,靠天吃饭。所以,耪地也就成了农作物管理的主要手段。

    有一个小故事说了这耪地的重要性;

    说有一个新娶妻过门的年青农夫,向老丈人借了一斗谷,做种子。老丈人为了激励他好好种地成为种田能手,对他说;我这种子可是耪八遍的种子,你要还我时、我得验看,不是那样我可不要!

     这年他拔间完苗,套上牲口给了一耠子就了事,秋后他去丈人家还粮时说;您看,这就是我今年八(拔)遍(便)一耠子的粮食。

    老丈人抓起把粮食一看,随手连口袋一齐扔出门外,骂道;你他妈蒙谁那,你这连一遍都没耪!拔间完苗便给了一耠子,滾!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小伙子挨了骂倒也服气,第二年,他老老实实的种地不敢偷懒,耪到第七遍时,他也想考考老丈人,就故意少耪了一遍。秋后去还粮,老丈人抓把粮食,眯着眼看了看说;今年不错好多了,但还差一锄。小伙子彻底服了气!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甭说,第儿年秋后还粮保证是合格的粮食。那么老丈人看什么呢?他看的是籽粒的饱满度。椐说过去开粮食店的掌柜的大都有此本领。

    过去有的人家儿大庄稼收了,地里就剩柞管了,那人家也耪一遍地!你以为人家吃饱了撑的没的干了,等刨了柞子耠小麦,那墒情就是比别家儿的强!说人勤地不懒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说耪地是农民是管理庄稼的主要手段。但是,在北京近郊我这个岁数(66)的农民,会耪地的不多了!我也是有幸赶上一年(1962年)一个夏季的十来天,但学会了耪地,知道了耪地的辛苦,也领会了耪地的奥妙。我也谢谢“在幸赶上”!否则今天就无的可说!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农业大国的中国,南湿北干,耪地多用于北方,锄的样式也不尽相同,有大锄小锄之分。小锄一般都以锄草为主,不讲步法。有的地区是神仙耪地——没脚印(退着耪)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下面小锄就不是北京锄

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而北京地区的锄都是大锄,小锄不见。但大锄现在也只能在博物馆见了,只能回忆做图了!

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我画的这张锄在北京属于三号锄,二号锄都一尺多宽,因为我当初就用三号锄没办法就它熟。这种锄不是一般铁匠就能打造的,它要擦(深)、并要擦深均匀。
       耪地和耕地一样,有扶着耪和绞着耪。而且按大翻趟排例,既;人有左右手,耪地时必须左手和右手分开耪。如有十人耪地、由中间扶着耪;四个左手、六个人右手就得六个右手在右边,四个左手的在左边。谁耪的快谁是第一锄,以能力排队、别逞能、要不然有你罪儿受,记住了你是第几锄!一条垅耪到头,左手锄向右拐认垅,右手锄向左拐认垅。谁挨着谁不许错,谁认错了谁替人白耪。
    耪生产队的地不算累,因为开完苗待耪第一锄前用牲口走了一耠子。这就轻爽多了。
    北京耪地可讲究架式!我说过;什么东西到了北京爷们手里总有个讲究和章法。而且万事一理,比如说耪地如剃头——得拉的开刀儿。
   农谚讲;“头遍浅,二遍深,三遍四遍下狠心,五遍六遍浅上来,七遍八遍莫伤根。”
   我是右手锄(左手在前,往左边褙土)头一锄;搭沟儿,左脚在前,右脚在后丁字步站好,晃膀臂,用锄左膀尖在地上划一下,有草除草无草往垅背上褙一下土!第二锄;身往前探,锄往前伸、右脚抬起、锄伸至尽量而入土,用身子往后坐腰拉锄(手臂如绳而不弯),把锄拉至左脚前(拉至极限),端锄之满土洒褙在苗垅之上(有草压草),随褙土随迈右脚踏进刚端走土的锄窩里,仍是左脚在前丁字步,在迈左脚的同时向左前方扔锄,锄左膀着地入土,再搭沟......周而复始。讲究的是;“一步两脚窩,”实际是你的右脚正踩在端走土的锄窩里!
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你在旁边看耪地很好看!有打头的,加上左右手排在后像飞行的大雁队。扔锄晃膀迈步,哈腰探身伸锄,坐腰拉锄褙土,动作潇洒漂亮!
    耪到高兴处,往前伸的锄头儿先来个360度大转弯、锄落下时随之往后一带,锄欻的一声入土,漂亮而利落,一耪老远下下如此,耍花活而不耽误进度。
    更有甚者,有的人不甘寂寞,在他的锄钩库里装一钢珠,动一下就花叻叻儿的响。
    你要是没有一定的功底不知深淺往前排,那你可自找倒楣,你的后锄比你强,要想挤兑你一下,他也不超你,但他的锄老在你的脚后跟咔咔地响,弄的你手忙脚乱赶紧求饶,最好的办法是和他换换垅。
    没觉得累呢地就耪完了(生产队不讲耪几锄,庄稼不到人高就不耪了,用三齿耘锄代替了)记得儿时给我耪地的父亲送水,玉米高的没(末音)人,穿着夾裤夾袄的老爸浑身跟水啦啦儿是的,我问父亲;天这么热干吗穿这些,老爸说钻大庄稼就得穿长衣服,要不庄稼叶儿能把身上剌出血的!早晚穿长衣出汗凉快!
    那时我就觉得老爸耪地时的声音很好听,但不知怎回事?这回跟生产队学会了耪地,还耪上瘾来了,没事就在自家的自留地里练手,没想到我发现了一个绝秘!
    我从小最爱贪个热闹,是个听见锣鼓上墻头的人,爱听各种响动。赶上谁家有红白事吹拉弹奏,听的如醉如痴,高兴处拍案(腿)叫绝,悲哀处顿足捶胸。
    可你若问我最喜欢听什么声音?说出来笑掉你的大牙!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我特别爱听那大锄入土时,铁器与硬土相搏发出的“酷——酷”声     那是个绝妙的天籟之音,是人类发明铁器用以征服自然刹那间胜利发出的快感之音!
    耪生产队的地时没发现这种声音,因为它已挨了一耠子地已破土,但耪我家自留地时没破土属于“生掰眼儿”耪地。
    这声音一般发不出来,铁器硬度大,进入土壤一般发出咔咔(碰到小石子)或沙沙声,只有锄儿强入硬土铁器与硬土拼搏时才能发出这绝妙声响!
    我估计在我今后的生活里,再也不会听见这种声音了!但在闲暇时我仍能在我的脑海里,享受一下那锄儿入土的“酷、酷”声。
说耪地 - 古戈 - 皇帝设局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