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皇帝设局

 
 
 

日志

 
 

【转载】395。震撼导游的藏民旅游团(转)  

2013-09-03 19:15:25|  分类: 社会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朋友发给我这篇文章,没有注明原文发表在何处。时下中国人去各地的旅游者很多,少数人“到此一游”的坏习惯给当地留下不太光彩的印象,读一读这篇文章,应该能触动某些人改一改这些坏习惯。我相信转发这篇文章是在传播正能量。

     全文如下:

      我是北京的一名普通導遊。前幾天,剛剛帶了一個來自西藏的純藏民旅游团。在北京的旅遊行程中,他們留給我的震撼是巨大的。
    其實在接團之前,我對藏族人民的印象多半來自電影電視或者別人給予的零星資訊,总的來說就是,不洗澡、比較野蠻、文化程度很低、與文明社會脫節等等……接到團的時候,我覺得這些傳說還真沒錯,電視上演的也很真實,就是那個形象,黑乎乎的,外表普遍比實際年齡老很多,看起來不怎麼洗澡的樣子,背非常沉重的簡陋的大包,全團都幾乎沒有一個像樣的旅行箱……我自以為是地覺得他們的確與文明社會脫節了。
      可是,在後來的接觸當中,才發現我彻底錯了。他們的言行,使身為漢族人的我,極其汗顏。
     抵達的第一天我們並沒有安排走行程,而是打算在酒店休息。因為安排上的失誤,原本定好的南二環的那個酒店,突然說沒房了,接待不了。於是,已經到了酒店門口的他們,還沒來得及卸下行李,又被帶上車,開到東三環的另一家酒店。

      下車之後,他们吭哧吭哧的背著沉重的大包,耐心的等待我們發完房卡,然後爬樓梯進入房間。結果意外又出現了,原先定好的那家酒店,又来电话說騰已经出房間來了,讓我們回去。旅行社的經理趕過來,決定還是回到原來的那家酒店去。於是,剛剛卸下行李還沒來得及理順東西的他們,又開始打包裝車,再返回去。當時,我作为導遊,一直提心吊膽,生怕他們鬧起來。因為聽說藏民比較野蠻,這麼辛苦的來回折騰,萬一鬧起來把這店砸了或者把我們都揍一頓都是有可能的。結果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們不僅沒有鬧,甚至連怨言都沒有,在我們接待方一個勁兒的賠禮道歉的情況下,他們居然都微笑著對我們用不太熟練的漢語說“謝謝”。这令我目瞪口呆了。因為根据我帶團多年的經驗,如果这是個漢族旅游團,遇到这种情况百分之一萬的該投訴投訴、該罵人罵人、該要賠償要賠償了……最起码也得要求從三星換到四星並且要求贈送景點或者加餐等等等等。可是,他們居然連生氣的表示都沒有。我自問如果我是遊客,遇到這種情況,我絕對不会有这么好的態度,即便不要求点儿赔偿也是要罵人的。

     我懷着不理解的心情帶他們回到了先前把他們拒之門外的酒店。這一番折騰下来,已經是到了下午五點多了。他們是中午十二點多到達北京的。團隊的全陪是一個看上去很憨厚的男人,面對這種局面身負巨大壓力,居然也沒對我說過一句埋怨的話,反而一直在安慰我:“沒事沒事,我會去給他們做工作的。”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我的詫異。因為我見過太多的全陪了,為了把自己的責任摘乾淨,不讓遊客把怨氣撒在自己身上,從來都是幫着遊客一起責難地接的,生怕遊客認為自己在幫着地接說話,可他居然……我詫異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 > >
      第二天要去故宮。從前門大街下車之後,走了一段,我回頭想整理一下隊伍,免得走散了掉人。因為一般帶漢族團,一下車就跟一盤散沙一樣,拍照的、買水的、自顧自往前沖的或者一團擁在一起買小紀念品的等等,太正常了。可是我一回頭,又一次被驚了!他們居然兩人一排整整齊齊一個不亂,安靜的跟在我身後。我一停下來,他們馬上也停下來了,一臉平靜微笑的看著我。我覺得我似乎有點不會說話了,平時老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大家先別散開,跟緊我,不要走丟了”也說不出口了,現在這種狀況,似乎會走丟的人是我。我張了張嘴,沒說出話,只好沖大家笑了笑,繼續帶隊往前走。


> > > 走到天安門廣場上,過完安檢,也沒有一個人趁機先跑到前面去拍幾張照片,或者因為新鮮,一出安檢口就跑得找不著人。先過去的人仍然在前面排着隊,後過去的,也沒有任何人去插隊,按順序在後面排好。結果我們一行四十多人,僅花了五六分鐘就過了安檢並且排好了隊。要知道,換成別的團,過個安檢,我光召集队伍就要化上十幾二十分鐘!我默默的扶著我的下巴往前走。找了一塊空地,我指揮大家把包都放在這裏,排隊去看毛主席,然後出來到這裏集合。也沒有一個人把包一扔就跑步去排隊,生怕落後似的。而是所有人一層一層把包摞好,然後排好隊,再慢慢往前走。沒有任何人因為自己的包被壓在下面而不高興或者把包拽出來再放在上面一層。

 > > > 在他們去排隊的時候,我可是反思自己。一向覺得自己是中心的漢族人,自詡為高素質的內地人,在面對藏族人民這樣的舉動的時候,會不會覺得不自在?會不會跟我一樣,非常汗顏?


> > > 進故宮之前,我讓大家在午門門口等我,我去買票。買完票回來,我的下巴又脫臼了一次。因為我看見那個經常見面的職業乞丐又在討錢。而他們討要的對象正是我團上的客人。當時在場的人紛紛側目,看著我的遊客排著隊,每人手上舉著一塊錢。我很想提醒他們,這是個騙子。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沒說出口。全陪在旁邊看到我的表情,笑了笑,跟我解釋,即便這是個騙子,他們也會給的。因為這是施捨,施捨是積福的。我看着他們臉上純樸而且自然的神情,突然覺得我的心理是那麼陰暗,一塊錢而已,給一個生活確實艱難的人,又有何不可呢?即便他是個騙子,可他的殘疾確實給他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不便啊。我靜靜的看著那個乞丐一邊收錢,一邊說謝謝——我想他的謝謝應該是真心的吧。

> > >在故宮的遊覽中,因為步行距離非常遠,而團上又有腿腳不便的老年人,我担心會誤过吃中飯的時間。於是偶尔我也會習慣性的蹦出幾句“來,大家跟上我了,快一點”。但是我發現,沒有人會真的就快一點,不是他們不願意聽我的,而是所有人的速度,都是以團隊中被夾在中間的那幾位腿腳不便的老年人為基準的。她們的速度就是全團的速度。即便是我說解散去拍照,回來的時候,也必定是帶着這幾位老年人一起回來的。

> > > 在遊覽故宮之後上車,也是極有秩序絲毫不亂,沒有人搶著上車坐前排的座位。大家緩慢而且有序的上車,省時也省力,我一句多的話都沒說。只是在門旁幫著上車不方便的人,扶她一把。而她們回報我的都是轉過臉來的燦爛的笑容和唯一流利的漢語“謝謝”。相比起平時帶的內地團,即便有說謝謝的,也都是例行公事般的一臉漠然,更別提會轉過臉來笑著對着我說了。

 
> > > 後面幾天的遊覽中,我發現,無論什麼時候,他們永遠都是一副很淡然的樣子,無論遇到好事或者是壞事,他們永遠都會對別人笑,用漢語說謝謝。排隊的時候永遠是把年齡大的夾在中間;走路的時候從來都是排成整齊的隊伍;拍照的時候永遠都不知道搶好位置;吃東西的時候永遠都是把口袋裏的東西挨個分到每個人,即便大家都有;上車的時候永遠都是排隊上;見到乞丐永遠都會給錢;見到佛像永遠都是虔誠的拜一拜;需要等待的時候永遠都是安靜的等待,絕不會嘰嘰喳喳;遇到高興的事情永遠都會開心的笑;說謝謝的時候永遠都是面對別人的臉……

> > > 我和他們聊天,我說來北京最開心的事情是什麼?他們用不流利的漢語一個字一個字的蹦, 說“最高興,看到,毛主席,最高興!”我說為什麼呢?作為八十年代生的人,很顯然我對主席的親近感是不如父輩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問為什麼了。他們的答案幾乎一致,說,“我們都,不識字,又,沒有文化,是毛主席,讓我們,工作,有收入,我們很,感謝,毛主席。”我想起他們從毛主席紀念堂出來的時候眼眶紅紅雙眼含淚的樣子,明白了他們對於恩情的理解,至少比我要深得多。他們對毛主席的感恩,也讓我深有觸動。他們謙虛的認為自己沒有文化,卻不知道,他們懂藏語,也懂少數的一些漢語,儘管不會說,但是能夠大致聽懂。可身為漢族人的我,卻连一個藏文都不認識的。若說沒有文化,那應該是我。可我有這份謙遜嗎? 沒有。


> > > 幾天的行程走下來,他們堅定的信仰,對佛的虔誠,對恩情的回報,對世事的看法,都開始影響我。他們人手一串佛珠,只要手上不拿東西的時候,就一顆一顆的撚佛珠,嘴裏也一直嘟囔一句藏語。 
> > > 去雍和宮的時候,我和全陪,這個藏族漢子聊了一路。我問,他們天天嘴裏念的是什麼。他說,唵嘛呢叭咪吽,就是六字真言。用你們漢語說,大概就是,希望天下蒼生不再受苦。我說,他們每天就念這個嗎?為什麼是天下蒼生?他笑了笑,說,我們藏傳佛教的教義就是這樣的,以天下蒼生為重。然後,他給我講關於因果報應,六道輪回。我似乎有些明白了藏民的寬容和淡然來自何處。

> > > 我問,為什麼這幾天總要辛苦的找餐館?其實吃團餐的地方多了去了。定好多少錢一個人的標準,餐館給安排,比你這樣省錢多了,也方便多了。他說,他們出來玩一次不容易,如果吃的很不好,他們就玩不好,團餐雖然能吃,但是實在是不好吃。找個好點的餐館點菜吃,雖然很麻煩,也比吃團餐貴,但是他們感覺會好一些,出門在外,儘量讓他們舒服一點。我們不過就是少掙點錢,但是錢是掙不完的,夠用就可以了,掙很多錢,但是讓別人不高興,那會有報應的。我瞅著他,心裏觸動極大。平時聽這種話多了去了,是個人就會這麼說,但是,真正能這樣做的,又有 幾人?


> > > 最後一天送站的時候,他們給我戴上哈達,並且放下手上沉重的包裹,輪流跟我握手,道謝。我發自內心的發現,我很捨不得他們。這和以往我帶的任何團隊都不同。以往送團的時候,都是想趕緊送走完事,玩了幾天鬥智鬥勇的累死了。可是送他們的時候,我從內心覺得非常不舍,不舍他們帶給我的幾天快樂淡然的日子,更不舍和他們在一起這種輕鬆無憂的感覺。和他們的相處,讓我覺得萬事其實都沒有太值得計較的東西。接觸了中國那麼多地方的人,從來沒有任何地方的人能讓我有這種被感化的感覺。
> > > 當他們檢票進站之後,全陪又一次出來,与我再次揮手道別。我說,我們必須要擁抱一下。於是我進到站裏,和他擁抱,告別。不知道他是不是會明白,其實作為導遊,天南海北見過的人太多了,但讓我覺得可以傾心相交的朋友實在不多,他是這不多中的一個。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