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皇帝设局

 
 
 

日志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2015-10-27 20:09:55|  分类: 老三届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碛口古镇,位于山西省临县城南50公里处,依吕梁山襟黄河水,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镇内的西湾村是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碛(音qi)口位于黄河晋陕峡谷中部,临县城南48公里处,南临著名的孟门古镇,因黄河大同碛而得名。黄河由北而来,湫水从东而横亘镇北,黑龙庙雄峙河东,山环水抱,阴阳交会,山的气势,河的雄浑,凝成了"虎啸黄河,龙吟碛口"的壮丽图景。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我们于十月十三日晚到达碛口,十四日早先游 李家山。山西临县啧口镇李家山村—著名画家吴冠中一生的三大发现之一。位于啧口古镇南3公里处,隐于大山深处,空灵幽雅。著名画家吴冠中1989年10月到李家山采风时惊呼这里像“汉墓”,他说:从外部看像一座荒凉的汉墓,一进去是很古老讲究的窑洞,古村相对封闭,像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侯马市上马乡李家山村,位于市南紫金山上。东邻马家山村,北面山下是史店村,西、南分别与闻喜县杨家堡村、固赵村相邻。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硕大的囤底成了摆式,又成了朋友们照像的道 具!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告别李家山走过湫水大桥来到了碛口古镇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碛口古镇的具体地理位置,造就了碛口这个"弹丸之地"的赫赫声名。碛口地处当年山西与内蒙古、晋陕商道水陆交通的中心点,是商品的重要集散地;其次,碛口镇位于湫水河与黄河交汇处,湫水河携来了大量泥沙,挤占黄河水道,黄河河床在碛口由400米猛缩为80米,混浊的黄河水像一头被惹怒的雄狮--"黄河行船,谈碛色变",除了极有胆识的老梢公,几乎没有人敢在碛中行船。于是,雄心勃勃的商人们只有"望碛兴叹",极不情愿地将满船的货物卸在碛口岸边,再雇佣驮队经陆路转运。

于是在这里,碛口成为一种地理上的极限。无论大小、远近的船筏,一到碛口便意味着水路贩运的终结和陆路运输的开始。而那高高耸立在碛口卧虎山上的黑龙庙,便成了商人们时时企盼的吉祥路标,望着飞檐挑梁的庙宇,商人们长长地松一口气,终于可以脚踏实地,暂时告别那艰险的黄河水道。他们将货物卸下,提起行囊,极为气派地跨进客栈,要来一盘油炸花生米,一壶当地的老黄酒,极闲暇地品味着。有些倦意了,便坐在房间里的太师椅上,在昏暗的烛光下拨着算盘,仔细地清点着几天来的买卖结余,算盘声和着窗外的阵阵喧闹,极为动听地响起来。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黑龙庙是碛口镇的置高点,西望黄河的最佳处!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每天都有到这里写生的画家。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校长七十七了,每次都参加旅行一次不落!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好一幅江山美人图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黑龙庙院内一老人捧着三弦弹唱着山西小调,六月雨带头参与!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古镇的一房一巷、一物一习俗大家都感到好奇与亲切!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这后两个字谁认得?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逛罢碛口镇我们又来到了距离闻名遐迩的临县碛口镇一公里的地方.------------西湾村 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落,座西北向东南。当地人说,西湾村当年选址是依据传统的风水学说背山面水、负阴抱阳的原则进行的。村落的主体部分建在两座石山中间,民居建筑群坐落在三十度的斜坡上,层层叠叠,空间和平面布局丰富多彩,最高处可达六层。参差错落、变化有致。给人以和谐秀美、浑然天成之感。湫水河静静的从村前流过,见证了西湾村的创建、兴盛和衰落。西湾村的起源和当年的水陆码头碛口的兴起有着不解之缘。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这一家出了四个进士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八十多岁老人家说她这柜子三千多年了!好她不知道三千多年前那时还没柜子!照她个老柜子要十块大洋!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登上小姐院,石桌漫聊天。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坐上小姐炕,心中暗思量。时代不同了,实在不怎样!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哈,姐们这趟碛口玩的不错吧,赶情!!!
 “老三届”游碛口古镇 - 古戈 - 皇帝设局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